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文学 > 随笔

    回忆小学时光

    刘金范


           年近古稀,总能想起儿时上小学的情景,那时的孩子,把上学当成一件新鲜事儿,早晨七点邻居的王二小,唤着李家的小二黑,“快走呀,上学快迟到了”。

    男孩子斜背着帆布的小书包,女孩子肩挎着母亲用花布缝制的布书包,书包里装着四角形的汉字本,长方形的文具盒。

    那时的教室,一到冬天生地炉子取暖。学生都穿着棉衣棉裤棉鞋听老师讲课,教室的窗玻璃上凝结着厚厚的窗花。

    夏季的校园,长柳依依,蝴蝶围着花朵飞来飞去。下课时,老师带领着我们围坐在柳树下,玩着丢手绢的游戏。一名学生拎着花手绢,悄悄地放在小朋友的身后,老师时不时地扭过头,告诉拾起身后手绢的小朋友慢点追,别跌倒了。

    上课的铃声响了,老师像牵着小羊羔似地拉着队伍前面小朋友的手,按着班级的名次,鱼贯走进教室。看同学坐好后,翻开语文书给我们绘声绘色地讲孔融让梨的故事。

    那时的老师更像一位柔情的母亲,学生的铅笔头写字磨粗了,老师发现后帮着用小刀削铅笔,一边跟学生说,“小心划破了手”。

    那时,不像现在教室多,学生全天都能上课,我们那时分上午和下午课。我记得临近中午老师先把学生写的课堂习作收集到讲桌前,再把作业题发给准备放学回家的学生,并吩咐学生怎样认真地做题。

    放学时,老师让全班男女生排成两个队形,手牵着手往校门外走,不断地告诉我们路上注意安全,直到我们的身影不见了才回去。

    第二天,我们在教室里上课,老师把前一天批改学生课堂的习作发给每位同学。同学们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期盼,盼望着自己的算术语文本上,盖上一枚鲜艳的红旗或腾空而起的火箭。

           当老师把算术语文习作发给我时,我一页一页地翻,一面面红旗,一支支火箭出现在我的面前,喜悦的心情写满了稚气的脸颊。老师看我高兴的样子,拍拍我的肩膀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那时的小学生,跟现在的小学生一样,烙印在心里的,挂在嘴边的一首歌——我们是中国的儿童,我们都是少年的先锋……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