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文学 > 随笔

    蚕豆项链

    刘亚华


    “豌豆花,蚕豆花,花儿谢了结豆荚。豌豆荚,蚕豆荚,睡着几个胖娃娃。”刚满8岁的女儿一边剥着蚕豆荚,一边唱着我教她的儿歌。看到她兴高采烈的样子,我不禁给她讲起小时候的故事:我们喜欢用针线把蚕豆穿成一长串,然后放锅里煮熟了当成项链戴在脖子上,想吃的时候就摘一粒放进嘴里。我以为她会很羡慕,也会让我为她做一条这样的项链,哪知道她听后连连摇头:“妈妈,这样吃多不卫生呀!”

     像女儿一般大的年纪时,我已经会熟练地穿针引线了。待到布谷鸟欢快地叫“豌豆八果”的时候,蚕豆便可以采摘了。我和几个小伙伴提着小篮子到田间,把蚕豆摘下来,便喜滋滋地回家了。我们把篮子放在中间,围成一团,小心翼翼地把豆荚剥开,饱满的蚕豆便露了出来。取出来放进碗里,不一会儿便装满了一大碗。小女孩们拿出早已备好的针线,一颗一颗地把它穿起来,然后放在脖子上比划,差不多长度的时候咬断棉线,打个死结,一串蚕豆项链就做好了。把剥好的蚕豆全穿成项链,就连男孩子们也都能分到一条。

     穿好的蚕豆碧绿碧绿的,戴在脖子上像一大串佛珠,虽然好看,但却不能吃,蚕豆必须煮熟了才能放进嘴里。于是,我便央求妈妈帮我们把这些“项链”煮熟。若妈妈没在家,便自己动手找柴火。锅里放上水烧开,将蚕豆串放进去,加点盐,煮10分钟左右,蚕豆便熟透了。我们把项链取出来放凉,再戴在脖子上,蹦跳着出去玩了。

    一整条蚕豆项链是最好看的,谁也舍不得吃掉。直到感觉肚子饿了,才会和大家约定起来,必须一起吃。“一,二,三,吃!”待队长一声令下,大家纷纷动手,从自己的项链上恋恋不舍地摘下一颗,塞进嘴里。过了许久,又喊“一,二,三,吃”,再揪下一颗。因为吃得太慢,每次玩到傍晚,蚕豆项链还剩半截,怕回去后被母亲扔掉,大家才一口气把“项链”吞进肚子。

     能戴蚕豆项链的时间特别短,我们也特别珍惜。那些日子里,每个小孩的脖子上天天都挂着蚕豆项链。但蚕豆总会老去,老了的蚕豆,再怎么用力也穿不进针线,口感也差很多,只能作罢。我便期待着来年蚕豆成熟的季节。

     一晃30年过去了,从记忆中返回的我一时间有点失落:一方面是因为女儿对我儿时快乐的不理解,另一方面是因为那些单纯而灿烂的童年时光一去不复返。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