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文学 > 随笔

    熊口脱险

    徐淑珍


    我从小在山里长大,那里有野兔,狍子、野鸡、野猪、“黑瞎子”还有狼和老虎,人越上年纪,越能回忆起小时候的事儿。

    记得我七八岁那年的冬天,最低气温达零下三十多度。一连下了几天的大雪。皑皑白雪天山相连,银光耀眼。这可乐坏了山里的猎手们,他们终于可以上山打猎了。雪还没停,猎手们都出动了。

    没出几天,老猎手和两个同伴就捕回来一只大熊瞎子。为了这只熊瞎子,猎手们没少费心。因为它经常出来祸害人,所以猎手们研究了好几天,终于捕了回来。当天晚上就扒了皮分了肉。村里有百十户人家,每家都分到一点。家家都高兴极了,既解决了害人兽,又能吃到肉。

    村里有个猎手老王头,平时打猎,每次都有收获。但有一次却被黑瞎子把脑瓜盖给掀开了,脸也给舔得没皮了,还差点丢了性命。至今老王头还是满脸疤痕,像个怪物。

    老王头平日打猎喜欢下套。这几天,老王头照旧借着月光,半夜就去山里解套子。到山上天还未亮,这次收获不小,逮住野兔好几只。高兴之余又去看野猪的套子。隐约看到自己下的套子好像是套到了猎物,暗自高兴。走近一看,竟是一只黑乎乎的东西,一动不动的,原以为是冻死了。谁知是那家伙狡猾,听到有人来就不动装死。老王头走到跟前往它身上扔个石头,看没有反应,接着拔出身上带的刀走近猎物。突然,那猎物猛扑过来,把老王头扑倒。原来这只黑瞎子挣脱了套子,在此等候猎人。老王头持刀拼命地跟黑瞎子搏斗。这下可惹恼了黑瞎子,它用爪子一把将老王头的脑盖掀开,还坐在老王头身上,不停地用屁股使劲压。用它那带刺的大舌头,不断地舔老王头的脸。老王头拼命挣扎,但是怎么也不是它的对手。最后,老王头被黑瞎子折腾得精疲力尽,奄奄一息。黑瞎子看老头一动不动躺在那,以为他死了,就到旁边休息了。这时老王头勉强爬起来,跌跌撞撞地从坡上连滚带爬地滚下山坡。此时黑瞎子听到有声音,又掉头回来,发现人没了,就顺着声音扑来。老王头毕竟是老猎手,听到黑瞎子跟来,就急中生智地在树林里左拐走走,再右拐走走。因为黑瞎子只会看直线,就这样老王头终于脱险了。他怕黑瞎子再追来,拼命往回跑。赶到离村不远的一座桥上,看到了远处从豆腐房出来抱柴禾的李大婶,就大声喊:“救命!”没喊几声就倒下了。

    由于天还没有大亮,距离又远,李大婶没有听清,只是远远看到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倒下了。把李大婶吓得不轻,忙跑回家召集几个男人,等大家伙到跟前一看,原来是村里的猎手老王头,满身是血栽倒在雪地里,已经昏死过去了。大家急忙着把他送进医院,经过一个上午抢救总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

    多年过去了,老王头的脑壳,脸上依旧疤痕累累。如今生活富裕了,再也不用冒险打猎了。老王头笑着说,咱们赶上了好时代!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