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文学 > 随笔

    谷 子

    郭震海


            谷子浑身都是宝。粒粒金色的谷粒,脱皮后变成金黄的小米粒,或熬粥,或煮饭,入口醇香,食之养人。脱下的谷壳称为“谷糠”,是上好的饲料。过去,谷草也弃不得,金黄的谷草风干后,不仅是家养牲畜过冬的草料,而且是乡村人修新房盖屋顶的好材料。

      种植谷子的程序繁杂。每年秋收时节,农民们在收割谷子的时候,会刻意挑选一些颗粒饱满、谷籽圆润的谷穗,放在阳光下暴晒,去其水分。这些被选中的谷穗,肩上便有了新的使命,将承担着来年的收成。

      俗话说,农时贵如金。春天,大地解冻,农民们必须披星戴月追着时间奔跑,谷种也必须顶风冒雨追着时间奔跑。千百年来,在太行山区,农民和谷子,两者的命运总是紧紧地连在一起。

      刚出土的嫩芽,怕冰冷的雨,怕呼啸的风。长成的小谷苗儿,需要松土,又需要去苗。去苗就是把生长不好的谷苗儿拔掉,留下强壮、可顶风冒雨生长的好苗子。这是一道必不可少的程序,山里人称之为“间苗”。

      间苗后的谷子,一路昂首向天,顽强地生长。走进阴历七月后,半尺高的谷子开始低头,青穗儿开始灌浆。这时需要雨水,但又怕雨水。雨多了会腐烂,雨少了又灌不饱浆。进入秋天,谷子终于成熟了。

      谷子是农民们的希望。每一粒小小的种子都是一个敢于直面风雨的勇士,每一株庄稼都是一位顶天立地的英雄,也才会更懂得一粥一饭都来之不易,每一粒米都弥足珍贵。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