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文学 > 随笔

    暑假记忆

    姚树森

    岁月如梭,不知不觉间我已年近花甲。前几日,孙子放暑假,他的外婆高兴地张罗着要领他去北戴河旅游度假。在全家人的欢笑声里,我想起当年过暑假的零星记忆。

    我的小学是在营城煤矿四小学度过的。记得放暑假的头一天,班主任孙老师总会给我们布置家庭作业,划分若干个学习小组。一再叮嘱我们几个淘气的男同学不要去郊外的大泡子洗澡,不要登矿里的小火车捡煤,不要到乡下的生产队……老师虽然叮嘱得格外周到,但我们早已忘在九霄云外。

    每年的暑假我和妹妹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乡下的姥姥家。姥姥总会变戏法似的从炕柜底下拿出几个捂红的柿子,从杆上取下特意给我们留的玻璃叶饼。大舅、二舅、老姨家的表弟表妹们听说我们去了,争先恐后地挤到我们面前,吵着嚷着要我们到他家吃苞米面茬条,到他家去看老母鸡新孵出的小鸡雏,特别是住在姥姥家房后的表弟小万,总会趁人少的时候,悄悄地趴在耳边告诉我,俺家的干核黄李子熟了……

    那时的乡下是格外热闹的。生产队院里骡马欢叫,牛鸣哞哞,离老远,都能嗅到一股特殊的气息。在生产队负责放猪的表哥每天把猪赶到东大甸子后,便开始领着我们抓蝈蝈。当时的蝈蝈很多,有翠绿色的草蝈蝈,有黑色的铁蝈蝈,还有在黄豆叶上蹦跳的豆蝈蝈,漫山遍野都是此起彼伏的蝈蝈鸣叫声。表哥先教我们怎样在草丛里趟蝈蝈,用鼓起的手心逮蝈蝈。抓住蝈蝈后,先用宽大的“洋铁叶”小心翼翼地把蝈蝈捆扎好放进兜里,回家后用高粱秆给我们扎三角形的蝈蝈笼挂在房檐下。

    姥姥家房前有一条川流不息的小河,一到下雨的时候会冲下来很多鱼儿。我经常和表哥表弟拿着土篮、笊篱去捞鱼。记得有一年,我在岸边抓住了两条小鲫鱼,放在表弟小宝手里的罐头瓶里,表弟趁我继续摸鱼的功夫,到岸边给罐头瓶里加水,两条小鲫鱼霎时游进了河里……时至今日,我们哥俩见面的时候,他还经常提起欠我两条鱼的事哩!

    哥哥在舒兰参加工作后,暑假里我又多了一个好去处。有一年的暑假里,哥哥利用星期天领着我到远离矿区七八里远的山里采果子,也许是我走得太累了,当天晚上,我在哥哥宿舍睡得格外香甜,早上哥哥招呼我起来去食堂吃饭,我也迟迟不肯起床,原来,我在香甜的梦境里,给哥哥干净的被褥上尿了个大大的“黄色地图”……

    当年的暑假虽然是单纯的,但在我们人生的印记里却是格外厚重难忘的。就像朴素的山花,总会撩拨起内心深处的缤纷情愫……


    热文排行 HOT ARTICLE RANKING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