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文学 > 散文

    消失的时光

    暗 许

    秋风垂叶,攒一地荒凉,飘落的枯黄,洋洋洒洒,染满故乡的街道。闲散的步履,感受着土地的厚重;澄澈的目光,倒映出老树的端庄;心头的回忆,倾陷在撒满晴光的老屋。 一个人的独处,在久别的故土前行, 途经年少时常流连的葡萄园,当年的盛况早已颓败,杂草已把地面深深掩埋,年华如风,将那青丝吹白,将那容颜篡改,眼望记忆中神采奕奕的外婆,如今,已被病痛催瘦成一页孤独的守望,和眸中闪烁的叹惋,或许,她能做的,只剩下一场无法预知期限的等待,等待一个生命尽头的归宿。

    曾经的旧居,多数已经拆建,那些泥泞的小路,已被规整的平平坦坦,两边的向阳花也正开的娇艳,往来疾驶的车辆把尘土喧飞,它把迷离的双眸呛得湿润,这一刻我竟未曾明白,此时的眼泪,是为不复的青春,亦或失去的欢乐? 那些炊烟腾起的黄昏,已经没了老屋的存在;那些新雨刚过的彩虹下,已经没了堆玩泥巴的身影;那些青紫相接的葡萄架下,已经没了外婆的笑颜。

    站在村落的小河边,浅触细水静流的柔软,远眺渐行渐远的童年,才恍然明白,有些故事,我们终究只能用来缅怀,一切都未曾深刻感受,却又已经开始改变,时光已将幕幕酿在昨天,在岁月的发酵中,所有的经历,都注定要成为生命里的某一个片段,再由记忆将它在脑海搭建成完整的篇章,呈现在苍苍的暮年,这结局,也许夹杂着或深或浅的遗憾,或长或短的留恋,然而,谁又能够否认,这些不是我们所历经过的,真真切切的人生呢?


    热文排行 HOT ARTICLE RANKING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