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文学 > 散文

    怀 念

    何京伟

    8月15日晚上,突闻老舅去世的噩耗,痛彻心扉……

    老舅是妈妈最小的兄弟,比妈妈小整整16岁。妈妈小时候家里还比较殷实,吃穿不愁,在老舅十七、八岁时家道中落,姥姥、姥爷先后离世,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倔强的老舅没有听从宿命,决意独自出去闯天下。

    就这样,老舅背上行囊,告别了至亲,告别了生养自己的家乡,踏上了逐梦的征程。第一次坐火车,车上人满为患。列车一路向北,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在一个叫“哈尔滨”的车站停了下来。铁路警察上了车,挨个儿地查介绍信,没有介绍信的人就马上予以遣返。见此情景,老舅顾不上取回行李,便一路飞奔扒上了对面一列缓缓启动的火车。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列车在一个小站缓缓停下。火车上,他听说内蒙古库都尔林业局招工,一路辗转,来到了一个叫“新账房”的地方。

    “你是从哪来的?伐木的活儿干得了吗?”林区领导看着略显单薄的老舅诧异地问道。

    “我就是奔着这份工作来的,没有我吃不了的苦!”老舅信心满满。

    就这样,老舅从东北农村来到大兴安岭,成了一名伐木工人。那时的林业工人十分辛苦,一年四季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工作生活在大山深处,斗严寒、战酷暑,冬季爬冰卧雪,夏天蚊虫叮咬,晚上偶闻熊吟虎啸之声,让人阵阵胆寒。

    但倔强的老舅就是不服输,在他心里只有一个简单而明确的目标:“干出个样儿来,为国家出力,为家人争光,为自个儿争气”,凭着这种质朴而执着的信念,他愣是在这里闯出一片新天地,很快成为林区的“红人”,还因此成就了一段姻缘。婚后,老舅依旧上山工作,舅妈料理家务,虽不宽裕,却其乐融融。

    有一年冬天,妈妈告诉我,再过几天你老舅就回来了,刚刚6岁的我虽然从来没见过老舅,但从小就听妈妈讲老舅的故事,已是如雷贯耳,在我心里老舅俨然就是一个传奇。有一天,老舅和舅妈真的回来了,便不顾一切随便穿上一双大人的鞋,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一下扑到老舅的怀里。这一次,老舅、舅妈在我家住了十几天,我几乎形影不离,老舅给买的饼干、玩具都成了我与小朋友显摆的资本,老舅要走时,我哭得稀里哗啦。

    “老舅还要回去工作,等你长大了去老舅那,老舅领你去看看那高高的兴安岭”,老舅安慰我说。可是,这份承诺一直等到十七年后才得以兑现。

    自打老舅那次走后,再没有回来过。上学期间,老舅经常来信鼓励我们,也没少资助我们。后来,我如愿考上了大学,并于寒假去了内蒙。那时,通讯还不发达,一封信要在路上走半个月,因为无法确定具体行程,我只是把大概时间告诉了老舅。火车到达新账房是半夜1点多,小站下车人少,老舅一眼就认出了我。虽然老舅话不多,但从他那轻盈的步伐中看出了几许兴奋。在老舅家的日子里,我整天被表弟、表妹包围着,给他们画画、讲故事,陪他们上岭下坡地玩耍。

    那年,我在老舅家过的春节,待了整整一个假期。

    去年初,老舅打电话邀请去他家过春节,我愉快地接受了邀请。由于工作原因,这一次我只在老舅家住了两个晚上便踏上了返程的列车,临别时,我看着已经老去的老舅、舅妈,心里酸酸的。

    从那以后,我隔三差五打电话询问老舅的情况,后来得知老舅得了前列腺癌,已是晚期。最终,老舅没能战胜病魔,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愿老人家一路走好……


    热文排行 HOT ARTICLE RANKING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