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文学 > 散文

    远去的情怀

    杨光

    最后一次见到冬是在半个月前。

    那天凌晨,我俩一道送别一个猝然离世的同学。归来的路上,彼此仍沉浸在伤感中,默默地坐在车内。行至菜市场,冬下车,对我说:“老同学,我去给我妈买点菜,改天再聚啊!”说罢冲我挥挥手,转身消失在人海中。那一刻,我做梦都不会想到,这竟成永别……

    那天上午,我正坐在办公桌前忙着,同学打来电话说:“冬走了!”噩耗传来,我简直不敢相信。

    冬是我小学同班同学,又一起读的高中。印象中的冬,略显黝黑的皮肤,敦实的身材,特别是那双大而有神的眼睛尽显重感情、讲义气的天性。只是中学毕业后,我们失去了联系,这一别就是整整三十年。

    那年秋天,我们班举办同学会,经多方寻找,终于找到了冬。令人欣喜的是,冬与我竟同在吉化工作。相见的那一刻,我俩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几乎同时叫出了彼此的乳名,久久激动不已。

    多年不见,我俩有太多的话题、太多的回忆。共同忆起儿时放学后跑到校园附近的池塘捉泥鳅的趣事; 谈起“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英姿; 讲到告别计划经济时遭遇的苦涩,更有笑迎市场经济大潮身心接受洗礼……

    多少回,举杯畅饮,我们豪情满怀地相信,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欢聚,还有太多的日子可以共享。然而,随着冬的离去,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从此我知道人生苦短,生命无常,更加珍惜今天,活在当下。


    热文排行 HOT ARTICLE RANKING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