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文学 > 散文

    家乡的蓝莓

    申健


    我的家乡在大兴安岭,这里土地肥沃,绿植遍野,但是气候寒冷,每年的五一前后和九月中旬就会有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降落,这里注定成不了农耕区。可这里成了花草树木、野生动物和各种浆果的乐园。


    我在远离家乡上千公里的地方上班,从工作后就很少回家。又到了一年的初秋,母亲出差,顺便来看我。


    一进门,母亲就迫不及待地走进厨房,把手里的塑料小桶放在一个安稳的地方,来不及换衣服,就打开小桶盖,从桶里小心翼翼的剥开卫生纸,露出了厚厚的树叶,再小心翼翼的剥开树叶。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母亲的动作,小桶里终于露出了小指甲盖样大小的东西,紫色的圆球上落着一层白霜,啊!原来是家乡的蓝莓。它们一个个籽粒饱满、完好无损地躺在桶里,就像刚刚采摘下来的一样。母亲激动地对我说:“快来,这都柿(蓝莓)还很新鲜,快尝尝!这是刚下来的都柿。”一瞬间,我的眼泪涌出眼眶,这是上千公里家的味道,这是浓浓的母爱。


    看着母亲兴奋的样子,那风尘仆仆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失去活力的黑发夹杂几缕白发,眼神里满是期待与慈祥,但却掩盖不住岁月的沧桑,母亲明显的老了,也瘦了。我的心头平添几丝忧伤。


    母亲盛了半碗蓝莓,加了些白糖,小心的搅拌着,唤我坐在沙发上。我接过碗,用勺子盛几粒蓝莓送到嘴里,一种酸酸甜甜的味道,统治着我的味蕾神经,这是小时候的味道,这是母亲的味道。


    我连声说好吃好吃,我慢慢的品尝,感受着蓝莓的酸爽、糖的甜和母亲的爱,又好像回到了过去,回到那个再也回不去的小时候。


    想起那时的母亲领着幼小的我走街串巷去卖瓜子,看见路边的摊主在叫卖都柿(蓝莓),那时的山里人都叫蓝莓为都柿。山里有很多,但是采的人却很少,因为要走出离城里百十里地,还要爬山涉水,找到荒草甸子,才能找到生长蓝莓的地方。因为这是大兴安岭纯野生的,所以价格也十分贵。旺盛期也都在二十五六块钱,赶上不是丰年,价格就更贵了。这种深山老林里的浆果,采摘费劲,难以保存和运输儿,只有秋天来了,才有人叫卖几天。好奇的我站在那看,那一盆盆蓝莓散发出酸酸甜甜的味道,十分诱人。因为家里穷也不敢向母亲要,母亲把我拉走,走了不远,却又停住了脚步,看看我,从兜里掏出5块钱攥在手里,又拉着我走了回去,和摊主拉锯似的砍价,最后把摊主说的好无奈,卖给母亲一小盆。我在一边高兴的快要飞起来了,围着母亲跑来跑去,这是我童年为数不多的零食啊!


    记得母亲买蓝莓,每次都要和摊主讨价还价,“每回都说给便宜点,下回还来你这买”,每次都是摊主扛不住,便让利给母亲。我知道母亲是不会再来了,便仰着头问母亲:“妈妈,为什么你要这么说?”母亲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笑着说:“不这么说人家能买给你么!你这淘小子,这回解解馋,回去了慢点吃,多吃几顿。”那时的我只要有好吃的一定最老实,认为每天都能吃上蓝莓的才是最幸福的小孩。现在的我吃着母亲买的蓝莓,从遥远的家乡带来的,虽然此蓝莓非彼蓝莓,但是家乡的味道和母亲的爱是没有变的。


    或许以后我还要在外地成家立业,回家的次数在减少,回家也渐渐成了奢侈。但听说家乡的蓝莓产业越做越大,生意也越来越红火了,蓝莓为家乡做出了贡献,我感到非常的欣慰,蓝莓不但寄托着我的愿望,越走越远,也牵挂着我遥远的思念。


    家乡的蓝莓,是我永远喜欢的味道……


    热文排行 HOT ARTICLE RANKING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