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 休闲

    为什么有人喜欢国内“移民”?

    中国人均GDP最低的四个省中,云南“荣列”其中,但云南人民还是很快乐的。可见许多事不能单纯以经济指标来衡量。有人说,不要热衷海外移民,在国内移民就不错,将来挣够钱就移民到云南。

    我曾多次听朋友畅谈,大理民居一年租金不过万把块钱,暂住一年如何优哉游哉。甚至有媒体人辞工到大理开客栈的。但这种故事说来兴奋,说完就拉倒了。

    云南曾是我的一个心结,最早来自费孝通,上世纪30年代的兵荒马乱,让“文青”费孝通向往逃离到大理。他写道:“三年前有一位前辈好几次要我去大理,他说他在(洱)海边盖了一所房子,不妨叫做‘文化旅店’。凡有读书人从此经过,一定可以留宿三宿,对饮两杯。而且据说他还有好几匹马——夕阳西下,苍山的白雪衬着五色的彩霞,芳草满堤,蹄声得得;沙鸥仿飞,悠然入胜——我已经做了好几回这样的美梦。”

    费孝通尤其怀恋洱海的小罐“烤茶”:沸水冲入,顿时气泡盈罐,少息倾出,即可飨客。味浓,略带一些焦气,没有咖啡那样浓烈,没有可可那样腻。它是清而醇,苦而沁,它的味是在舌尖上,不在舌根上,更不在胃里,宜于品,不宜于解渴。自从尝到了烤茶,费孝通才恍然自悟,原来30多年来并未识茶味。

    “笛声叫破五湖秋。整我图书三万轴,同上兰舟。”多少年后,我也有过一次未遂的大理计划。

    打定主意那会儿,我像是着了魔似的,一联想到大理那山那水就禁不住嗨起来。大理于我,倒不是苍山洱海、风花雪月,而是太阳下漫长的下午,浑身都晒酥到骨头缝儿的慵懒。我以为,那是回到自己的本性——我本懒人。

    心动不如行动,我当初的大理计划是当一名普通讲师,比如讲个什么大众传播或民族学之类。我还真被安排试讲了一次。当晚与大理文学院老师吃饭时方知,人家根本就没把我这个北上广来的人当回事,不信我会真想留下来。我们还想奔向大城市呢,你却逃来小城市?你总不能告诉人家你是来大理晒太阳的吧?

    对一个像大理这样的三四线城市滥情,就像是一场恋爱。一见钟情,再而衰,三而竭。初见总是美好的,掩盖了对方的一切缺点,一切都往好里想。渐渐明白,这不过是自己的想象罢了。旅行是一回事,在这里讨生活又是另外一回事。大理的一些朋友,住久了会特拧巴,彼此会为一些小事斤斤计较,初来时他们是何等洒脱啊。

    可还是不断有人实施他们的大理计划。比如那位写下“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女士,她的大理计划实施得就不错,至少现在看如此。西谚云:到过一次的地方可以说上一辈子,住了一辈子的地方却一句也说不出。大理就是那种能让你说上一辈子的地方。但待上一年半载,我保准你又会怀念自己的母城,想回家看看。

     不错,GDP和幸福感是两回事,幸福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但GDP不仅代表经济实力,也表征着城市管理水平和生活方式、观念的现代性。人总是觉得生活在别处,可旅行回来,唉,还是觉得家里好。

     解决这个矛盾要靠切换人生。春夏在云南,秋冬回北上广,来回切换,不枉此生。岂不美哉!       (肖锋)


    热文排行 HOT ARTICLE RANKING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