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焦点 > 聚焦

    深山守林人

    ——长白山森工集团八家子林业有限公司金成洞管护站站长王玉坤“变身记”

    本报记者 宁志 


         “我要去单位瞧瞧,快过年了,看看还有啥事情没有?”1月11日一大早,王玉坤披上大衣,吐着雾化的白气,顶着寒风,一边说着一边推门而出,赶往长白山森工集团八家子林业有限公司天保大队。

        “早去早回,等着你吃午饭!” 看着王玉坤的身影,老伴董云英自言自语,“这老头子,休班时也不好好歇着,心里总是想着单位。”

          今年58岁的王玉坤是长白山森工集团八家子林业有限公司金成洞管护站站长,护林是他的工作,管护着1087公顷林地。冬季的八家子林区十分寒冷,最低气温零下近20多摄氏度,寒意袭人。走在林区的大街上,王玉坤心里盘算着年前的工作。

           王玉坤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上世纪70年代,孩童时代的王玉坤跟着伙伴们穿梭在林间,享受着纯纯的童趣。“冬打狍子夏舀鱼,春秋野菜挖不完。”在王玉坤的童年记忆中,家乡的山林就是乐园。1983年8月24日,刚刚20岁的王玉坤接了父亲的班,成为了八家子林业局贮木场的一名普通职工,一干就是30多年。  

           2015年,吉林省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大山渐渐恢复宁静,贮木场面临改制,场里领导建议王玉坤可以去做护林工作,也意味着王玉坤的收入有可能会减少。“过去砍树挣钞票,现在看树能给发多少工资?”未到退休年龄的王玉坤担心收入降低了,可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2017年,在完成了贮木场改制收尾工作后,王玉坤开始从事护林工作。

         “现代化的护林和过去可是不一样了。进山时要身穿护林制服,执法时要佩戴记录仪和GPS定位器,确保公正执法和自身安全。为确保安全,必须每两人一班,不得独自进山。”到了管护站,王玉坤才知道,护林也有这么多规矩。为人老实的王玉坤渐渐地接受了从砍树到护林的转变,兢兢业业的工作了一个月,分流改行后第一笔工资到账了——4200元。“和过去在贮木场差不多,生活有了保障,心里也踏实了。”王玉坤说。

           护林员的权限不小,违法捕猎、开垦荒地、林下放牧、滥砍乱伐等违法行为都是不允许的。这两年,附近的盗伐现象基本消失,违法捕猎的套子也被清理得差不多了,防火就成了王玉坤的主要工作内容。“北方的防火期长,天气干燥时尤其要注意,要管控一切火种进山的可能性,万一起了火可不得了。”王玉坤说。2017年,王玉坤因工作成绩突出,评上公司劳动模范。王玉坤的日子越过越踏实。林间坡地种上了人工林,林区主街道正在修路,全家人住进了暖气楼,医药费报销比例又提高了……

           王玉坤告诉记者,“工作期间,基本上每天都要进山走上1个来回,一天要走15公里多的路。”起初还觉得有些累,可时间久了,王玉坤渐渐享受到与青山绿水打交道的乐趣。“到了管护站,只要没啥事,我都在林间转悠,这里空气清新,能忘记一切烦恼。”王玉坤笑着说。

           巡山累了休息时,王玉坤会打开家庭微信群,家庭群的名称叫——“一家亲”,一大家子30多口人全在里面,大家一起看看儿孙辈的短视频,讨论着生活的种种,这让老王的心里很美。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