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健康
    休闲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焦点 > 时评

    信息时代不该容不下“微信请假”

    怀孕女职工因被诊断先兆流产需休养,在微信向上司请假后,被公司以“旷工”为由解雇。前不久,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获悉最终认定,该公司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需支付约22万元赔偿金。

    罗女士原是广州某汽车运输公司的员工,主要负责劳动人事工作。她怀孕被诊断为先兆流产,医生出具医嘱让其休养一周,因担心随意走动对胎儿不利,罗女士就通过微信把诊断证明书发给了直属上司刘经理,并在微信上向其申请请假一周。上司刘经理收到罗女士的微信后,表示同意。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因为“微信请假”,公司竟然以“旷工多日”的理由将她开除了。

    这里需要关注的是“微信请假”算不算“正规请假”。在这家公司看来,“微信请假”是不行的,不是“正规请假”。“正规请假”需要“当面请假”,需要按照程序书写纸质请假条,需要领导层层审批之后,才能是“领导同意”。

    如果放在几十年前来看,强调“必须有纸质请假条”是合适的。那个时候信息落后,我们很多工作,很多程序,只能依靠“纸质的东西留存证据”。可是,放在眼下来看,如果一家企业容不下“微信请假”,说小点是教条主义,是没有与时俱进。说大点就是故意找茬了。

    想起最近看的一则新闻:“微信证据”可以作为“呈堂证供”,微信上的交流,QQ上的交流,都可以作为证据,只要将证据固定了,证明证据是真实的,在法院审理环节“微信证据”就能被采纳。应该说,这是司法工作的与时俱进。信息时代到来了,理应给“电子证据”更多宽广的空间。那么,既然“微信证据”都能成为被法律认可的“呈堂证供”,为何就不能宽容“微信请假”呢?

    “微信请假”是信息时代带来的便利。比如,有的时候,我们会给领导打个电话请假,“电话请假”就是电话普及之后带来的便利。那么,信息时代之后,请假的方式就应该更加多元化了。

    不是只有“当面请假”才是请假,“纸质请假”不该是唯一的请假方式。世界多元化,载体多样化,请假的方式也应该能容得下一个“微信请假”,因为“微信请假”也是请假,其也能通过微信表达请假的诉求,在微信里也能进行请假的审批,而且有的时候情况紧急,不适合教条的采用“纸质请假”的办法,就像报道中提及的这位女职工,她就情况比较特殊,不适合跑到单位“当面请假”。

    值得肯定的是,法院的判决维护了“微信请假”的权益。从这起事件里,我们需要反思的是“微信请假”的合法性如何明确和落实,而不能成为教条方式的借口。

    “微信请假”,理应成为请假的一种新方式。                                              (郭元鹏)


    热文排行 HOT ARTICLE RANKING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